海口交通问题_高三叙事散文_高中作文

  海口交通问题_高三叙事散文_高中作文

  在海南生活一段时间,上了出租车总是习惯性地询问到哪儿哪儿多少钱,彼时司机总会一脸不屑的样子瞪我一会儿,好像一眼就看穿我不会讲价。继而说了个我能接受的价格(注:我是被这帮人给吓惯了,在被惊人的价格打击数番之后,我绝不敢再低估生存在海口的成本,估价时几乎都是把手中的人民币当成等面值的日元),飞驰在路上,我想到了那日在吴江,一个贵州大汉玩我的场景。吴江给我的印象是地广人稀,偌大的家乐福超市都可以竟日无人出入,可能因为那是工业园,总之就留下了那么个印象。那日我在汽车站等出租车,四周空旷,大约十分钟可以等到一辆。站在候车道内,伸手拦下一辆,无奈刹车灵敏度不尽如人意,没停准,我向前悠悠移去,可恨一少妇娉婷钻入车内,那个司机叔叔给了我一个眼神,让我感觉他有意催她下去。然而,是我太天真了,他调头就跑了,瞬间让我明白他回头的目的是告诉我他是挣钱的,不是挣情的。悻悻转回候车道,此时跨一电驴的面善大叔走来,说要载我,和出租车一样价。我看天色已暮,没耐心等了就随他去了。最后结果就是,他说要宰我,和出租车八倍一样价。我说:大叔,还要我请你吃饭不。他说:不用,这就够了。对比一下南京,那日在南京迷路,原因是老虎地图路线错误,我猜测它载入的可能是六十年前的老南京。我漫无目的的走着,看见路旁停靠一辆出租车,司机脸色不大好看,恐又要被宰,转念一想,那也不能露宿街头吧。上前问他,到南站多少钱。老叔说句打表,当时给我感动得哗哗落泪,到地方我百般不舍地想带他去给海口的无耻之徒做表率。有首歌唱的好千万别到天涯海角来,这儿的人心比比的坏。

  所以我总结了,在海南,法律是极度不健全的,出租车的计价器完全是当里程表用的。火车票实名制之前,代售处可以只给候车站留下三张学生票,而且明目张胆从售票窗口拿走,还要大声嚷嚷你去告吧,我看你们有什么本事(哇塞,好威风,拿自己当朱元璋了),然后全价兜售给学生,这样火车站不好做的事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委托给代售处了。他当然会提前给你打好预防针,好意告知火车站也不可能买到学生票。要我说,有本事把学生票全都直接在火车站全价卖,反正没人管,怕丢海南人的人怕给海南抹黑之类的话就别多说了,因为海南在多数来过的人心中根本就没有脸。实名制之后火车站是怎样的惨状我就由于一直没打过交道就无从得知了。机场秩序是交通站点最不受干扰最让人舒心的了,可能他没工夫不远万里跑到机场再不辞辛苦地跑过来,来来回回累个臭死晕得找不着北,最后发现那儿还没有火车站排队上公共厕所的人多。在苏州在南京,违法的人活的都提心吊胆,在海南呢,都活的锦衣玉食有滋有味。就是在淮北,他妈的也没有这样大胆的,也没有这样低素质的。

  淮北市天一中学高三:易帅

本文由逸凡作文发布于高中作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海口交通问题_高三叙事散文_高中作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